百盈PK10

                                                              来源:百盈PK10
                                                              发稿时间:2020-08-08 00:55:30

                                                              在这个世界所有大洲都居住过以后,我真的相信,“西方人”是这个地球上最教条、消息最不灵通和最缺乏批判精神的一个群体。但他们自己却相信自己是消息最灵通的人和“最自由”的人。

                                                              但是这一次不行了,新冠病毒不怕航母和导弹,也不要金钱和美女,更不听关于意识形态价值观的胡说八道,导致美国根本无法按照它百年来最熟悉的针对人类敌人的各种方式进行应对。精英们百年来惯用的撒谎、欺骗、歪曲事实、掩盖真相等舆论操纵手法统统没用了,民众们百年来所熟悉的凭借傲慢、无知、鲁莽、逞能对抗一切的反智主义方式也统统失灵了,于是这个历史上一直依靠自欺欺人维持强国地位的虚假强人,终于原形毕露了。

                                                              美国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将美国社会中强大的反智主义传统命名为“对无知的崇拜”(a cult of ignorance) 他写道:

                                                              [5]【美】诺姆·乔姆斯基,安德烈·弗尔切克著,宣栋彪译《乔姆斯基论美国》-北京:中信出版社,2016-12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美国民众中那种与21世纪的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反智主义,其实一直就是美国精神与文化的一部分,只不过是很少有机会充分暴露出来。

                                                              [1]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20/09/coronavirus-american-failure/614191/

                                                              如果说“追星族”时代的粉丝团体更多的是“同好会”的功能,如今的粉丝们则拥有了更强大的话语权,他们通过真金白银的摇旗呐喊和伴随二次创作的情感投入,越来越深入地参与进了造星工业中,为偶像的事业添砖加瓦。面对美国的胡作非为,中国眉头紧锁。

                                                              也就是说,白人殖民者在美洲不仅只是杀人、奴役和掠夺,他们还创造各种说法以掩盖真的事实,制造假的真相。而后面这个事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征服。约瑟夫·康拉德在《黑暗的心》一书中写道:

                                                              众所周知,早在1620年“五月花”号上的欧洲白人进入北美之前,曾经还有一批英国移民在今天的佐治亚州海边建设了Jamestown基地,但没过多久这批先行者就全部死亡了。“五月花”号上这批移民中的一部分之所以活了下来,是因为他们幸运地得到了普利茅斯附近原住民慷慨热情的帮助,让他们度过了最困难的一个冬天。这是关于感恩节由来的说法之一。

                                                              根据尼尔·弗格森的数据,在现代美国的版图内,1500年时有200万名原住民,到了1700年只剩下75万,到1820年只有32万多了。[9]